行业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

四川 4个乡村建筑 登上 威尼斯国际建筑双年展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8-07-22 11:04

  2008年和2010年,金台村先后遭遇地震和泥石流侵袭,不少村民房屋被毁。通过公益组织牵线,林君翰一行到金台村实地考察,与村民讨论重建方案。

  建筑内部围成两个院落,其中之一铺满碎石、栽种景观植物,另一个挖出一方水池,任鱼儿自在游弋,充满令人心静的禅意。

  “传统与现代的建筑方式、生活方式发生冲突,所以我们最大的挑战就是,怎样用设计来应对这些矛盾,不只是处理建筑的问题。”

  而如今的金台村,远远望去,22栋居民楼集中分布在一片山间平地,红褐色外墙令人想起有名的巴山红叶。每栋房屋顶部均有阶梯式的屋顶农场,村民们不仅可以种菜自给自足,凭栏眺望远处风景也别有一番滋味。

  来到道明镇“竹艺村”,一座俯瞰形同数学符号“∞”(无穷大)的建筑映入眼帘。这座名为“竹里”的钢木结构青瓦房兼具餐饮、会议、展览等功能,2017年初建成运营至今。

  为了让“协力造屋”顺利推行,谢英俊团队在后端进行技术攻关。他们将轻钢生态房结构简化,研制出自己的连接系统,让它像宜家家具一样易于普通人组装。

  “因为当地适合建房的土地有限,金台村将城市的密集居住模式与乡村环境结合,屋顶提供自给自足的种植场地,地面开放空间可以开展简单的家庭作坊。”林君翰希望在保护村庄共同利益的同时,营造出全新的乡村景观。

  “项目用地向西对着一个山口,让人在大山之中仍能感知到远方的存在。附近的村落与自然紧密依存,又和它微妙地对峙着,气氛安宁而静谧。”第一次从上海来到丁村现场考察时,陈屹峰便觉得这里很温馨,新建筑应该契合这种

  袁烽介绍,建筑场地位于此前农户的宅基地上,背靠小溪和竹林,面朝广袤的油菜花田,具有十分典型的川西林盘特征。“我们希望最大限度地保留一草一木,建立一个当代建筑与自然乡村的对话。”

  丁村幼儿园施工人员都来自当地,建筑材料也大都就近采购,外墙还特意贴上一层当地的页岩烧结砖,兼顾防水和装饰效果。

  这样的理念,在金台村重建中得到体现。由于建筑用地太少,项目团队只能提高建筑密度,牺牲掉以前每家都有的大院坝。村民红白喜事、置办酒席如何解决?改到新修的社区中心进行。

  “竹里的建设工地上,已经很难找到40岁以下的工人。”短短50多天的工期,如何保证按时完成?项目团队运用数字技术,在工厂里完成木结构预制,然后运送到现场进行组装。

  谢英俊强调利用本地化、可回收利用、降解的天然材料,而少用砖、水泥等制造过程高耗能、高污染且无法回收降解的建材。

  林君翰注意到一个特别的现象:农民离开村庄去城市工作,赚了钱带回老家建房,这使得乡村的人口密度在下降,建筑密度却在上升,而它们的外观“通常都一个样”。

  经过反复考察与思索,“两个相邻的圆形”这一设计思路很快在袁烽脑海里成型。在他看来,这不仅可以最大化地利用现场两块相邻的宅基地,也更有利于使用灰瓦,延续川西民居特色。

  中国国家馆主题为“我们的乡村”,以“业、旅、社、文、居、拓”六大板块,展示建筑师近年来在中国乡村完成的30多个建筑项目。

  建材生产环节通过数字化控制对原材料卷钢进行成型加工,可以精确计算项目用钢量、预留孔洞位置、螺丝配件数量等。“简化构法,让村民亲自参与。”

  同时,在竹里的设计中也融入了当地的文化名片——道明竹编。由于当地竹子的性能和竹编工艺并不适合建筑主体,更适宜作为围护结构和外墙。设计团队通过与竹编艺人杨隆梅一家交流和20多次打样,终于找到将小尺度的竹编运用于建筑的方法:室内墙面竹节般的纹理,外立面上半圆筒状的竹编装饰……

  建筑师袁烽称其灵感来源十分“本土”:陆游在崇州为官时写下的《太平时》。“‘竹里房栊一径深,静愔愔’,陆游把道明当地的野趣描绘得很自然,设计便拾取原汁原味的乡村特质。”

  陈屹峰将其设想成一个村子。“按照不同年级的教室和活动室、食堂、办公楼等功能,我们把1500平方米拆成9座两层的小房子。这些‘村舍’排成两排,就像伸展的手臂阻挡周围的大山,围合出一个朝向西侧山口的U形广场。”

  第16届威尼斯国际建筑双年展将从今年5月26日持续至11月25日,来自全球各地的71位建筑师和63个国家展馆将集中呈现作品。

  威尼斯双年展于1895年开始举行,是欧洲乃至全球最重要的艺术盛会之一,目前奇数年举办艺术展,偶数年举办建筑展。

  乡村建筑不只是简单的“造房子”,还应借此回应乡村现代发展需求,或者为未来的乡村建筑提供灵感。“竹里”的诞生,就为乡村建筑的未来提供了一种可能。

  谢英俊在杨柳村重建项目中推广“协力造屋”模式。村民们组织起18个人的工作队,几个月的时间里轮流上工竖起56户屋架,让每家人节省了上万元。

  “以传统手工艺为核心的乡村建筑产业,近期内还无法被完全取代。竹里的探索意义在于,一旦融入现代科技手段,可能带来一次乡村建筑的产业升级。”袁烽说。

  “杨柳村很多人从事木构建筑修造,轻钢房对他们来说其实有些类似,只不过把木头换成了钢材,把榫卯换成了螺栓。”谢英俊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