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

第16届威尼斯国际建筑双年展:坐在长椅上的展览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8-06-07 20:03

  放眼望去,当年能够同时容纳一万六千工人的威尼斯军械库(Venetian Arsenale)现如今已成为威尼斯建筑双年展的举办地。而昔日的火药纷飞的弹药库(Gaggiandre)放到现在也不过是个迎客标志罢了。成排的石制列柱支撑着大片的木质横梁。若是能有傍晚的夕阳微微照射,映射在船坞两旁如镜水面上的建筑倒影就别提能有多美了。也多亏了两位眼光独到的策展人将举办地设置在这里,让人们仍能有幸在五百年后的今天,坐在船坞岸上的长椅一览展览美景。用策展人之一伊冯法雷尔来说“威尼斯是一个让我每次来到都想驻足坐下休憩的好地方”。

  尽管本次威尼斯国际建筑双年展的展览主题是“自由空间”,但这次展览也绝对可以称得上是“长椅双年展”。这两位著名格拉夫顿建筑师事务所(Grafton Architects)的创始人找来了来自世界各地不同材质不同样式的椅子,把它们安装在会场的各个角落。有放置在船坞上的厚重大理石石凳。有来自西班牙的粗糙树干,有来自孟买的藤条椅,有葡萄牙的抛光石椅,还有利兹的羽绒沙发椅等等。

  尽管这次展览可以算得上是逃避现实主义者的一场狂欢。但单就其所呈现的整体效果和质量而言,还是缺一点什么的。一共有超过一百名艺术家参展,而每位艺术家只分配给了相同大小的一小片地,场地周围还严格划分了分界线。这种举措还真不愧对为一场合格的商业展。但就这一点而言,如果举办方能够缩减参展艺术家的人数、提供更大的创作空间和更多的经费,整场展览应该会有更好的表现效果。但尽管预算有限,场馆中仍有极其别出心裁巧妙的建筑设计。来自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的弗洛雷斯/普拉斯(Flores & Prats)设计团队就在展馆中摆放了由他们设计的巴塞罗那国际戏剧中心(Sala Beckett)的模型。巴塞罗那国际戏剧中心的前身为二十世纪二十年代的工人俱乐部。窗户朝南设计,好让光线以最好的角度射入建筑内部。参观者还能看到这个建筑背后充满活力的创作过程记录。这个设计的每一处无一不在透露着这个建筑本身被时光所赋予的魅力。

  作为第16届威尼斯国际建筑双年展的策展人,伊冯法雷尔(Yvonne Farrell)和谢莉麦克纳马拉(Shelley McNamara)贡献出了一场主题为“自由空间”(Free Space)的盛大建筑展览。在粼粼波光的掩映之下,威尼斯水城的独特魅力为本次的威尼斯建筑双年展笼上了一层别致的韵味。这里不仅藏有古味浓郁的宝藏,这里还出乎意料的遍地是椅子。多的是地方让人们在本次双年展上走走停停,悠闲地参观。

  空间的巧妙布局、光影明暗的利用、嗅觉和触感的使用,为本次国际建筑展奉上了一场无与伦比的盛宴。走进昔日的制绳厂,空气中弥漫着潮湿发霉的气味。让人仿若置身曾经吵杂的工厂内,又仿若漫步于澳洲桉树林和越南竹林之中。随着展览的逐渐深入,这场气味之旅的高潮最终停留在葡萄牙设计团队艾利斯马特乌斯(Aireus Mateus)的设计下泛着黑色金属光泽的不明飞行物里填充这仿若来自幽暗花园的干花花瓣。

  策展的格拉夫顿建筑师团队热衷于强调既往的建筑设计对于当代自由设计的重要性。就好比古话说得好“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在今年的建筑双年展上,建筑设计史的反复强调更为本次站来增添了光彩。许多令人耳目一新的早期设计作品被重新挖掘出来,为整场当代建筑展增加了不少的韵味。用来自爱尔兰的策展人之一谢莉麦克纳马拉的话来说,现在的爱尔兰建筑设计的出彩点就在于洞悉过去而应用于当下。“在我们眼里,时间并不是那种线性的东西。它不会一去不复返。它是螺旋上升的。时间能与空间共存。”

  参观者脚踩着色彩艳丽的利物浦瓷砖穿过展厅后,就能看到一个特殊的展览项目。那里面包含了各种大大小小的爱尔兰建筑师作品。建筑师们运用自己的智慧和理解重新诠释了一个个爱尔兰历史中的重要建筑。主意是好主意,但这么一来,这些项目就似乎有点偏离展览本身所想要强调的宗旨了。而这些建筑师的行为也似乎有点向装置艺术家发展。

  建筑师艾莉森布鲁克斯设计了一件“住宅图腾”样式的装置作品。该作品由三合板和镜子组成,形似一个有着拱顶的修道院。永无尽头的修道院、梦幻的碎片化设计些许体现出了住宅本身之外所具有的潜在魅力。来自洛杉矶的建筑师迈克尔马尔灿的设计作品则与之有着异曲同工之处。迈克尔马尔灿为无家可归的人设计出了一种“中间住宅”式房屋。在他的设计展示中,预制构件建筑正小心翼翼地摆放在地上,展厅一旁播放着住户们的影像资料。这个白色巨型模型从多元视角展现出了本次建筑展所强调的“设计背后的空间逻辑”。

  本次的威尼斯双年展旨在强调自由空间之美。建筑设计所能带来的额外艺术价值在这里得到了充分的发挥。这里有来自世界各地的专注于雕琢列柱、门廊和阶梯等细节的项目展览。北京pk10投注平台这些细节设计不仅巧妙地联系了建筑的内部构造与外部环境,它们还能给予人们意想不到的由点到面的视觉冲击。

  在两位策展人看来,建筑设计应该具有绝佳的开放性和包容性。建筑设计师不仅要设计创造出一个作品,还要尽可能地将其与外部公共空间联结起来。做到既有内涵,又有外在包容。在这一点上,将军械库设置为展览场地的举措就很好地应证了这一观点。就好比这里有一堵墙。这堵墙可以精致到不用步入建筑内部就能给予人以愉悦舒适之感。想要达到这种效果,可以是透过墙面的院内景致一瞥,也可以是墙面投射阴影下的倚靠,或是当作用来躲雨的屋檐。建筑的魅力之一就在于它能够强化来自大自然的馈赠。精巧的建筑设计细节能够加强光影照射之美,能够让水波涟漪仿若有声。建筑,也不过就是进一步放大这些本就存在却容易为人所忽略的美罢了。

  本次展览上还有很多有意思的房屋设计项目。比如说塔利建筑事务所(Talli Architecture)位于芬兰首都赫尔辛基(Helsinki)的设计项目。该住宅设计从地板到天花板足有5米高。该事务所旨在通过这样的设计,使其中的住户能够自由地改造自己的住宅空间。除此之外还有Lacaton & Vassal工作室位于法国的设计作品。这个作品旨在强调如何在有限的预算下,尽最大可能地实现建筑中的精巧细节设计。上述的这些设计项目都无一例外地体现出了本次展览“自由空间”主题所要求的深度和广度。

  这个项目展厅再往里走一点,就能更加直观的看到两位策展人对于历史的致敬。展上专门有一个房间是为了致敬瑞典英雄西格德劳伦兹(Sigurd Lewerentz)而设立的。房间里放上了西格德劳伦兹教堂的门廊复刻作品,旁边还摆放有原版设计草图。其中还有建筑大师勒科尔比西埃(Le Corbusier)、弗兰克劳埃德赖特(Frank Lloyd Wright)的构想、画家卡尔弗里德里希申克尔(David Chipperfield)当时对柏林博物馆岛(Museum Island)的规划草图。这些还仅仅是对知名设计作品的致敬,展馆中还有对一些名气没那么大的设计师致敬,比方说米兰晚期现代主义建筑师多米尼奥尼(Luigi Caccia Dominioni)的作品。他弯曲复杂的蛇形设计为格拉夫顿建筑师事务所增添了新作。总而言之,这对爱尔兰设计师和策展人将她们对于有时间与空间的设计理念进行了具象化,并在威尼斯付诸了实践。用她俩的话说,她们并不是策展人,而只是两名建筑师罢了。